第04版:井邑文荟
3上一版
 
可爱豆丁
版面导航     
2019年11月29日 放大 缩小 默认        

可爱豆丁

 

张丽霞

“妈妈,我累了,你背着我上楼吧”!稚嫩的声音里带着甜甜的恳求味道。妈妈腿疼,你自己上,好不好?一听我说腿疼,儿子马上摸着我的双腿问我:“妈妈,是这儿疼吗?我帮你揉揉”。一双胖乎乎的小手在我的腿间反复轻轻的揉捏着,我的一颗心瞬间被融化掉,他不仅不哭不闹,还跟个小大人一样安慰我。很难想象这是一个三周岁孩子的言行举止。

他就是我家可爱的小豆丁—皓皓,我家的二胎宝宝。2016年,恰逢赶上了国家的二胎政策,跟女儿商量是否愿意有个弟妹将来和她做伴,女儿拍手赞成。于是小豆丁皓皓便来到了我家。

小家伙从小生虎头虎脑的,性格温和,特别招人喜爱。最大的特点就是爱笑,笑起来的时候眼睛眯成了一条缝。

他是我们全家的开心果小豆丁。豆丁人小鬼大,说话慢吞吞的还特别幽默。他从小语言发育缓慢,两周岁说话还颠三倒四,口齿不清,最要命的就是总喜欢说反话,就连我这当妈的也猜不透他的心思。有段时间一到晚上睡觉他就说:“打死我”、 “打死我”。我很纳闷,不知道是什么意思?有天晚上要睡觉,我就试探着问他:“是去大卧室睡呢还是小卧室?。他又说:“打死我”。哦,我一下子明白了,原来他说的“打死我”就是“大卧室”的谐音啊。直到现在“够不到”还说成“不够到”。犯了错误马上就用很委屈的口吻跟家长主动认错“我不是故意的”,诸如好多好多,常常逗的一家人开怀大笑他还不自知。

他是充满好奇心的小豆丁。从小就对带轱辘的车类特别感兴趣,摆弄起玩具汽车来乐此不疲。可怜的小汽车们最后都成了他的实验品。床上、沙发上、地上到处都是汽车的身影和残骸,一辆辆都被他尸解了, 晚上还要把它们抱在怀里才能入睡。解剖汽车的时候还会一个劲儿的问:“为什么呀?”“这是什么呀?”“怎么会这样呀?”同样的问题会问上无数遍也不烦。

他是有主见的小豆丁。别看豆丁年龄小,遇事可有主见呢。一次领他去鞋店买鞋,谁知进去以后让他试新鞋说什么也不试,双脚一直抖动着就是不配合,还把脱下来的旧鞋死死的拿捏在手中要穿,到最后竟然还啼哭起来,无奈只好领他回家。他特别恋旧,无论是衣服,玩具,只要认准了,只要他不点头就休想说服他。

他是最不讲卫生的小豆丁。从小不喜欢洗脸,每次洗脸就开始跟我打游击。嬉皮笑脸撒着欢儿在屋子里乱跑就是不让我捉住他。我就问他:“你还要脸吗?他憨憨的笑着回答我,不要了”。“那你觉得不洗可能吗?不可能,那怎么办呀”?他怏怏不乐的说:“那就洗吧”。于是被我就跟拎小鸡子似的拎到厕所里,然后很不情愿的站在水池边表情痛苦地大喊“救命”,磨磨蹭蹭的,站着就是不动,每每此时都让我哭笑不得,真是有问有答,斗智斗勇。

豆丁最近还当起了会和稀泥的和事佬。女儿现在处在青春期特别逆反,情绪波动比较大,一说话就急的跟我直嚷嚷,怎么讲道理也不听,越讲越适得其反,两人不自觉的就开战了。每当这时候,小豆丁都会不急不慢地走到我面前,拽着我的衣服轻声对我说:“妈妈,妈妈,你别生气了”。每当这个时候,我都会立刻闭嘴,俯下身子亲吻着他的额头轻轻的回应他,一场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就这样被他消灭在萌芽状态,我都不知道他从哪学来的。

家有儿女,欢乐、烦恼各参半,无穷的欢乐,无尽的烦恼,这就是我家萌萌的小豆丁皓皓。

 
 
 
   
   
   
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


 

关闭